推广 热搜: 鸟巢床  约束  蒙泰护理  压疮  磁控约束带  宝宝  蒙泰  约束带  老人  握力球 

因此没话找话:“兴许是哪位师兄在此修炼剑芒吧?

   日期:2020-10-30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跟在洛冰河身后的俏丽少女身影转了出来,看上去比洛冰河还要小一点儿,用橙色的缎带扎着一束一束的辫子,看上去天真烂漫。标准
  跟在洛冰河身后的俏丽少女身影转了出来,看上去比洛冰河还要小一点儿,用橙色的缎带扎着一束一束的辫子,看上去天真烂漫。标准的每本里都要有的一个可爱小师妹形象。

    而这个小师妹,让沈清秋有点情绪复杂。

    这是因为他对宁婴婴图谋不轨。啊不,应该是原作的沈清秋对宁婴婴图谋不轨。

    沈清秋设定是伪君子。既然表面上清心寡欲洁身自爱,那么内心就一定要淫邪无耻下流卑鄙。身为师长,却对乖巧活泼的小徒儿怀着龌龊的心思。三番两次意图下手,还差点得手。

    敢染指主角的女人,结果可想而知!

    沈清秋当初看书的时候还有点奇怪,洛冰河怎么没顺便把他给阉了。并且他还到读者评论区,跟着大部队刷了一栋“求阉!不阉弃文!”的高楼。

    当初要是呼吁成功了……呵呵。

    他现在就一定得剁了当初顶贴刷楼的那只手!

    洛冰河看了一眼,似是并不感兴趣,只是温和地笑了笑。宁婴婴却想缠着他,因此没话找话:“兴许是哪位师兄在此修炼剑芒吧?”

    洛冰河倒提一柄斧头,开始砍一棵树,答道:“不可能。清静峰上有此修为的,恐怕只有师尊。”

    沈清秋心里咳嗽两声:少年你,蛮懂蛮识货的嘛。

    宁婴婴坐在一棵横地的大青石上,捧着脸:“哦。那兴许是被雷劈的吧。”

    洛冰河再没理她,只自顾自手起,斧落,老老实实砍树。

    这些树并不细弱,斧头却半锈不锈的,这时的洛冰河毕竟只有十四岁,砍起来十分吃力,不一会儿就出了一头汗。宁婴婴又无聊了,撒娇道:“阿洛阿洛,你陪我玩玩嘛!”

    洛冰河连汗都顾不上擦,继续砍树,说道:“不行。师兄交待,今日的柴火砍完之后还要去挑水。快些砍完,还能腾一些打坐时间。”

    宁婴婴嘟嘴道:“师兄他们真不好!总是支使你干这干那的,我看就是故意欺负你。哼,我回头跟师尊说去,保准让他们再也不敢这样。”

    沈清秋大惊失色。不不不你可千万别来跟我说啊!我该怎么办啊!到底教训哪边才好啊!

    这时候的洛冰河年纪虽小,饱尝人间疾苦,却还有着一颗白莲花般的心。他对宁婴婴真诚地说道:“千万不要。我不想让师尊为这些小事为难。师兄他们也并无恶意,只是看我年纪小,想多给我一些历练机会。”

    沈清秋真的要被这孩子给感动了:你说你要是一直这么懂事该多好!

    在宁婴婴的叽叽喳喳中,洛冰河砍到了足够数目的柴枝,把斧子放好,也坐到青石上,盘足而坐,闭目开始打坐。

    沈清秋心内长叹一声。

    其实,主角的挂逼属性在前期的苦情戏部分里就有预示了。明明明帆给他的修行入门心法是假的。越是照着修习,应该越是狗屁不通。可洛冰河仗着自己绝世的天资和潜伏在体内的一半魔族血统,硬是歪打正着,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路子……简直太不科学!

    正唏嘘间,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   沈清秋一听就知道不好,要坏事了。

    明帆带领几个更低级的弟子转了出来,一见宁婴婴,满眼喜色就要上来拉她的手:“小师妹!小师妹我可找着你了。你怎么一声不响跑到这么个地方来。后山这么大,万一蹦出猛兽毒蛇怎么办。师兄有好玩儿的东西给你看。”

    他自然看到了默默打坐的洛冰河,直接当成空气无视掉了。洛冰河却很有礼数,睁眼叫了一声师兄。

    宁婴婴咯咯笑道:“我才不怕毒蛇猛兽呢。再说了这不有阿洛陪着我吗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