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约束  磁控约束带  宝宝  蒙泰护理  约束带  压疮  老人  握力球  鸟巢床  蒙泰 

此刻的她一点也没有前世萎靡不振的样子。一如既然犀利和强势

   日期:2020-05-2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周丽见楚央央脸色没变,心里疑惑,这死丫头难不成撞鬼了?哦,既然这样。楚央央盯着周丽的眼睛,歪着脑袋对李敏说道:妈妈,那咱
 周丽见楚央央脸色没变,心里疑惑,这死丫头难不成撞鬼了?

    “哦,既然这样。”楚央央盯着周丽的眼睛,歪着脑袋对李敏说道:“妈妈,那咱们去看看军子哥吧?”

    周丽被楚央央这么一问,顿时接不下话。一来她的确不想洗衣服,二来家里安装了自来水,这水都是要钱的。她事先没给儿子打招呼,现在去不就穿帮了?

    “央央!”李敏不悦地唤了楚央央一声。

    “大嫂,你放下吧,不要理孩子说得。”见楚央央没再开口,李敏温声细语地说道。放下手中的衣服,用身上的围兜擦干手上的水珠,准备从周丽手中接过脏衣服。

    楚央央的眉头皱在一块,她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妈妈居然还打算给周丽一家子洗衣服。楚央央无声地叹了口气,看来她想要改变妈妈的性子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,计划任重而道远啊。

    “呵,我哪敢劳烦你,不就是洗几件衣服吗?好像吃了多大亏似得。”周丽就是那种给了三分颜色就会开染坊的人,李敏给的台阶不够她下的,刚刚斗蔫了的公鸡,这回又趾高气昂起来。楚央央觉得,好像周丽愿意给妈妈洗衣服,那是她对妈妈的恩赐,直让她心头蹿火。

    就在这时,“啪嗒”一声,小院侧屋的门被重重的推开。

    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太太走出屋子,手里拄着拐棍,她的头上戴着黑色钢丝发箍,头发梳得发亮,虽然有些白头发,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,身子也胖胖的。

    “怎么回事呢?让你给老大家洗几件衣服,就为难你了?我大孙子这会还要他妈照顾,病坏了你赔得起?”

    眼前的老太太就是楚央央的奶奶,此刻的她一点也没有前世萎靡不振的样子。一如既然犀利和强势。在楚央央的记忆里,从爸爸妈妈结婚,外公给妈妈修了四合小院后,奶奶就一直住在她们家,而大伯二伯家没有出一分钱。

    奶奶一共有三个儿子。大儿子楚从建,是镇上水泥厂的办公室主任,有些文化,媳妇是周丽。

    二儿子楚从文,媳妇叫王贵珍,夫妻两个在村尾,守着一亩三分地,靠着微薄的收入过日子。

    三儿子楚从武,媳妇是李敏,也就是她的爸爸妈妈,爸爸是县里的邮递员,而楚妈妈在纺织厂,两人的工资都不是很高。

    奶奶还有一个女儿叫楚丽华,丈夫蒋青。几个儿女中,恐怕只有女儿混的最好,因为女儿和女婿都是县城一中的老师。

    在楚央央的记忆里,她从未见过爷爷,爸爸曾经说过,爷爷没有去世,只是当年r国侵略华夏国时,他丢下妻儿,随着众人逃去了台湾,此后一直没有音讯。奶奶一直很要强,所以爸爸特别听奶奶的话,许是骨子里对奶奶是敬畏的,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